<mark id="ssq3o"><ins id="ssq3o"></ins></mark>
  • <output id="ssq3o"></output>

    1. <mark id="ssq3o"><ruby id="ssq3o"></ruby></mark>

      <small id="ssq3o"></small>

      <listing id="ssq3o"></listing>

          <small id="ssq3o"></small><mark id="ssq3o"><ruby id="ssq3o"></ruby></mark>
          首頁行業資訊政策法規 企業動態
          位置:首頁 > 資訊 > 行業資訊

          拍賣理論下的試驗田

          來源:醫藥經濟報 更新時間:2022/5/13
          2021年5月,廣東跨區域省際帶量采購聯盟281目錄一出江湖,就引起各路人馬的高度關注。2022年3月,廣東聯盟化藥第一批正式報價,4月8日,廣東中成藥帶量采購開標?;仡櫧荒?,廣東帶量采購走過的路,可以用一句話形容:拍賣理論下的一塊試驗田。

          有業內人士指出:“從市場競爭角度看,拍賣設計成為最有效的價格發現機制。拍賣理論實質就是資源配置和價格發現,帶量采購的價格發現機制與拍賣機制如出一轍。實行集中帶量采購后,采購聯盟集中采購量,實行帶量采購,招采合一,保障使用,保障回款,本質上就是拍賣方(醫保局)就拍賣品(供應量)向競拍方(供應企業)發起拍賣競價的過程。根據拍賣理論的解釋,在競拍或投標情境下,基于成本的誠實報價是最優策略?!?br />
          考驗市場開發力

          對于拍賣理論,不僅僅廣東,全國各省基本駕輕就熟。2019年無疾而終的湖南省某版帶量采購方案,采用“雙信封+不唯一最低價中標+候選后可通過價格聯動獲得采購資格”的方式,基本上就是3年后各省“帶量采購+價格聯動掛網”的縮影。

          廣東版方案最早是相對柔和的,根據征求意見稿規則,總體來看,P1幾乎是,只要確認全國最低價,基本鎖定至少七成的存量,而要想搶到存量中的變量,則需要拼降幅,而且淘汰率較高。

          以非獨家A單未過評為例,僅第一梯級擬中選,只能最多獲得七成存量。但這七成,其實也并不保險。方案規定,凡擬中選的過評藥品,公立醫療機構應優先采購并在臨床中優先選用;公立醫療機構選擇A采購單僅第一梯級擬中選企業時,須同時選擇A采購單第二梯級或B采購單的擬中選企業;選擇A采購單第2梯級或B采購單擬中選企業,可不選擇A采購單僅第一梯級的擬中選企業。

          這就意味著,如果有第二梯級降幅中選的企業,將可以擁有蠶食第一梯級中選的競品市場機會。當然,這還取決于醫療機構的臨床用藥習慣與實際需求,更考驗企業的市場開發能力。這一點,在接下來的方案中確認預采購量環節,也表述得非常清晰。

          既掛網又帶量

          不難看出,為了最大程度地團結友鄰省份,讓更多的省和企業參與其中,廣東版方案自對外正式征求意見稿那一刻起,始終處于糾結、猶豫、平衡的狀態。既想將存量一切為二,先確認最低價讓企業基本保住基本盤,然后在此基礎上殺價淘汰。又不甘心將P1的量就這么白白送給只確認全國最低價的企業,這才有了P2層PK者擁有市場的規則。

          這種最初的想法有一定道理,不破壞現有市場結構,力爭讓各方都能相對滿意。其實這種P1層量價的松動,更像是一種“0.5版隱形掛網+0.5版帶量采購”。確認低價,醫療機構可用可不用。從掛網的角度,用不用的自主權在醫療機構;從帶量采購的角度,醫療機構必須用。

          就此而言,可以看到廣東相當認真,充分借鑒了拍賣理論的精髓,也充分考慮了醫保部門、醫療機構對藥品采購的想法。當然,也照顧了參與市場競爭的企業利益。廣東的做法,讓一向視帶量采購為“洪水猛獸”的企業多少心中有些安慰。當時廣東版方案,在這個階段,量價結合已經出現了松動跡象,尤其是在P1層面,考驗著“企業準入+醫院開發+商業”的多重能力。

          不全是價格戰

          2022年1月,化藥正式稿出臺后,這種松動再次出現了明顯跡象,量的層面仍然與征求意見稿相差不大,但在制約價格方面廣東新方案放出了大招。P1的10個點起跳,降了10個點,就給25%的報量,多降1個點,再給5%的量。70%是一道坎,愿意接著降的,會有增量迎接。

          這樣的好處是,給了企業一定的機會與預期,對市場結構也算有了一定交待。接受,至少還有一半的機會(另一半的機會,選擇權在醫療機構手中)。拿到25%起步的量,總比接受沒有量、不接受同樣沒有量的無言結局好得多。

          但廣東版方案走到這里,拍賣理論中的“拍賣品”儼然已經虛虛實實。P1層的價格最多只是一個標準版,就像天龍八部中段譽使出的六脈神劍,時靈時不靈。而P2層的價格才是真正的“降龍十八掌”,一招一式,扎扎實實。對企業來說,哪個更重要,無疑是很容易做的選擇題。

          但如果單純用P1和P2的“價格戰”來形容廣東方案,無疑小看了政策設計者。兒童藥品、公衛藥品、急救急搶、創新藥品,其實就是廣東方案給臨床選擇開設的一道突破口?!鞍葱璨少彙辈皇莻浒覆少?,此類藥品是涉及到社會穩定層面的必需用藥,因此,對此類藥品,P2層的象征意義大于實質意義。當然,如果有的產品本身量大、降價空間大,則是另一回事了。

          外省無法復制

          企業經廣東一戰,可“實戰出真知”。經歷過的企業會發現,與其平日夸夸其談,不如埋頭扎實苦干。筆者奉勸企業:要相信自己的研究判斷。個別自媒體一再要求“獨家品種降26個點即可中標,切不可玩脫了?!笔聦嵶C明,多少企業玩脫了照樣中選。大戰過后,親歷者最有發言權。同時,要打有準備的戰役。有道是:“不分析可能會贏,但一定會贏得極其僥幸。認真分析后不一定會輸,但一定會輸得心服口服。

          廣東省際聯盟帶量采購,從體量來講,無疑是2018年成立至今,省級聯盟中份量最重、影響力最大、方案最復雜、輻射面最廣的方案,但由小見大,可以看出,新形勢下藥品帶量采購之于“三醫聯動”,之于民生,其地位絕不能用傳統意義上的招標思維去考慮,其項目集成更不能用“價格調整”來單純理解。

          最關鍵的是,省際聯盟與聯盟之間,仍然有自己的打算。如果是跟標參與聯盟,執行力度會打個八折。如果是自己主導聯盟采購,執行力度至少會是200%。

          筆者認為,廣東方案的模式,其它省基本不會借鑒,一是各省有各省的市場實際。二是廣東方案之復雜,恐怕其他省也不太好抄。三是主流方案已經清晰,包括江西版、福建版等。所以,在拍賣理論下,各省“試驗田”的結果基本殊途同歸,而廣東“試驗田”只可意會,不可言傳。

          本站系本網轉載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本站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!
          澳客彩票网